我,志愿加入“银河护卫队”

登录 注册 喜欢文章.
文章
我,志愿加入“银河护卫队”

李银河的粉丝,现在有了一个新的名字,叫“银河护卫队”。这个称号可以和“王小波门下走狗”相提并论了,不过听上去气势更足一些,感觉有些悲壮,好像要与宇宙黑暗势力决一死战,同时又有些欢喜玩闹的意思,毕竟那部同名好莱坞电影就是以逗逼风格取胜的。

我希望给大家的感觉是后者。热爱李银河,并不需要那么多(自以为的)悲壮,因为李银河从来都不是斗士,不是愤青,也不是某些人眼里只知道往前冲锋陷阵拼死坚持的“蠢货”啊。

你看她那些文章和发言,总是不紧不慢,不卑不亢,从头至尾理性温和,没有一句情绪激烈的话,只靠常识与理性服人。很多年前我在武汉听过她在体育馆的一场演讲,尽管有麦克风,可声音还是很小,而且语速特别慢,再加上大家所预料的“惊人之语”迟迟不出现,很多观众都失去耐心,一直处于走神状态。

我见过的李银河情绪最激动的一刻,应该是在一个关于电影的视频访谈里面,她说到《小时代》票房高而《归来》票房差,然后有感于现在年轻人只喜欢轻飘飘的娱乐而抗拒沉重的历史反思,于是她有些愤怒了。

然而她表达愤怒的方式,也只不过是皱了一下眉头,说了句“这什么意思啊,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”……

比起那些嘴利如刀杀人不见血的网络大V,这样是不是有点弱啊。

网上有人对于她是当代超级朋克的评论之所以流传开来,其中的重要原因也是“朋克”和她本人形象之间的反差。她不但眼镜和发型都毫不时髦,对于衣服也从不挑剔,穿着总是朴素到有些过时。她出现在公众面前的形象,就是一个慈祥的阿姨或者奶奶。

我们为什么热爱她?不是因为她有多么炫酷或者犀利的姿态,恰恰相反,而是因为她作为一个知识分子,既不媚上,也不媚下,她不会取悦迎合大众,她说的只不过是一些从心而出的大实话。那些话对于她来说,不是沉重的匕首投枪,而是自然本能。

李银河一直都是松弛的。最开始研究同性恋,她也不是刻意要在国内领风气之先开山问路,而是因为好奇。

她说过,很早就对同性恋这个群体感到好奇,然后一次偶然的机会,她在社会学博士后期间做一个关于单身人士的选题时,遇到的一个调查对象就是个同性恋。那个男人不但向她坦白了自己的性取向,还介绍了自己的同性恋朋友,以及朋友的朋友,让李银河做调查。就这样,雪球越滚越大,李银河的好奇心越来越盛,然后就陷进了同性恋研究的领域,还把丈夫王小波拉下了水。

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之交的中国,同性恋群体还是特别隐秘的存在,聚集的场所也极其有限,一般都是在公共厕所里通过接头暗号交流。李银河自然不可能进男厕所,于是就派王小波进去找人。李银河曾回忆道,王小波第一次从男同性恋聚集的公厕回来后,表现得很失落。因为他刚进去时,每个隔间都探出人来瞧他,然后很快又都缩回去了。王小波就问带着他的线人怎么回事,线人回答他:“没看上你呗。”看来王小波是因为长相被嫌弃了……

还有一次,有个男同性恋去了他们家里接受调查访问,谈话谈得很晚,于是就让其留宿,李银河另外找地方,而让王小波和那位男同性恋睡在一个屋。据说王小波当晚一夜没睡好,觉得精神上有些刺激。

▲经过大量调查后,才有了国内第一本同性恋专著《他们的世界》

这样的社会调查让李银河与很多同性恋者成为朋友,其中还包括王小波去世后和她相伴17年的跨性别者大侠。随着一部部同性恋专著出版,她又多次公开为同性恋群体发声,很多同性恋者将她视为精神偶像,甚至有些年轻人见到她后情不自禁地会喊她“李银河妈妈”。对于同性恋者来说,李银河是真正可以担得上启蒙者的人物,她促成了无数人自我的觉醒,以及对自我的接纳。2015年,美国《纽约时报》专文报道了李银河,其中有句话说,“对于中国的男女同性恋,她是个英雄”。

只不过,这个英雄不属于振臂高呼型,而是心平气和的。这些年每到两会期间,媒体总要报道李银河关于“同性婚姻合法化”的提案,但她既不是人大代表也不是政协委员,每次都只能找一个愿意帮忙的参会人员,委托其在大会上代为提交。央视《新闻会客厅》为此事采访过李银河,她说其实每次提案之前她就已经预料到了结果,恐怕不会这么快通过,但尽管如此,她还是要做,为的是传播正确的理念。

所以,即便提案未获通过,她也并不觉得失败,而是“目标达成”,然后下一年接着提,一直提到通过的那一天。

如果是那种振臂高呼声嘶力竭的英雄,恐怕不会接受这样反复的失败,很快就会耗尽耐心和激情吧。

让她能够如此耐心坚持的,其源头是她的包容心。坦白说,作为一个社会学者,李银河突出的地方,我以为,并不是她有多么智慧深刻。她最大的优点,一个是上面说到的好奇心,另一个就是包容心,既包容形形色色的调查研究对象,又能包容这个社会反应的缓慢。大众还不接受,没关系,慢慢来,只要我们一直宣传沟通,总有一天,多数人会接受的。

央视那个访谈给我印象最深的,是李银河说她越来越能接受批评和诋毁了。经常有人给她发辱骂信息,激烈反对同性婚姻合法,其中有些人就是男同性恋的妻子,也就是同妻。因为一直得不到丈夫的爱,导致这些同妻变得歇斯底里,对同性恋怀着刻骨的仇恨,所以不愿意看到他们得到法律的承认。可是她们没有想到,让她们陷入这种悲惨生活的,归根结底,不就是因为同性婚姻不合法,逼得同性恋只能跟异性结婚吗?

作为一个解救者,却要被受害者辱骂,这么荒谬的事情,李银河也只是轻描淡写,一笑而过。

另一个可以说明李银河包容心的例子,是她和现在的伴侣大侠的关系。李银河是个异性恋者,虽然一直在做LGBT方面的工作,但是从来没想过会和他们产生情感上的交集,直到大侠的出现。按照大侠的说法,他对李银河是一见钟情,随后便展开了疯狂的追求,无微不至地照顾对方,直到将其打动。而站在李银河的角度,她能接受一个跨性别者的爱,正好说明她的学术研究和实际生活是一体的。她一直号召性别平等、性取向平等,而她自己果然也是这样对待他人的。

她公布这段恋情的同时,否认了自己是个同性恋者,这在当时还引起了包括同性恋群体在内的很多人的误解,认为她这是言行不一,明明是同性恋还不承认,枉做同性恋研究这么多年。可这实际上正是源于她在学术上的严谨,大侠是女跨男的跨性别者,不管做不做变性手术,在心理上都是个男人,如果李银河说自己是女同性恋,就等于在说大侠是女人,这是不符合她那套性别理论的。

LGBT虽然总是合在一起说,但是里面不同类别的群体之间还是有隔阂的。通过这件事就能看得出来,很多同性恋者根本不了解跨性别者,还得让李银河来给他们上一课。

大侠之前是个出租车司机,在很多人看来,和高级知识分子李银河存在阶层上的差距,但是这对李银河根本不是问题。连性别都可以包容,阶层算得了什么。如果看过大侠的视频资料,应该能感受到李银河为什么会接受他。到底是当过出租车司机啊,就是特别典型的一个北京的哥,不但话密,而且特逗,声音爽脆利落,情绪如热火烹油。

李银河应该就是被这把火燃着了。

她从来都是一个害怕无聊的人,做的工作不能无聊,日常相处的人也不能无聊,除了这个别的都好办。之前和王小波的恋爱也是这样。1977年刚认识王小波时,李银河刚大学毕业,就已经在《光明日报》当编辑了,属于体制内知识分子,而王小波只是初中毕业,在北京西城区半导体厂当工人。当时王小波也是狂追李银河,李银河能接受他,除了欣赏他的文学才华,主要也因为他有意思。这一点,《爱你就像爱生命》中王小波写给李银河的情书就展示得很清楚了。

李银河说,其实和王小波谈恋爱没多久,她曾产生过动摇,原因不是别的,就因为王小波长得不好看。两人颜值的差距,比阶层的差距还要命。这一点有不少照片为证。

不但李银河嫌弃王小波的长相,就连李银河的妈妈也嫌弃。于是李银河提出分手,说以后还可以做朋友,并给王小波寄了两张电影票,但是王小波把电影票退了回来,还在信里说:“你应该从信纸上闻到竹叶青、二锅头等很多酒的味道,因为何以浇愁,唯有杜康。”又说,“你应该去动物园的爬虫馆里看看,是不是我比它们还难看,还有,就是你也不是那么好看嘛。”

就这么插科打诨死皮赖脸的几封信下来,又让李银河给吸引住了,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,两人重归于好。有趣的灵魂,终归还是战胜了有点抱歉的脸。

现在很多人谈择偶条件,总要加一句“有趣的灵魂”,不知有多少人是受了王小波和李银河爱情故事的影响。就连《欢乐颂》里的曲筱绡赵医生这对,谈恋爱时都要提到王小波。

可是真正有趣的灵魂,从来都是稀缺品啊。

不但择偶条件影响无数人,我们生活中还有太多的观念改变,多多少少都受了李银河的影响。李银河很早就反对女人的贞操观念,觉得婚前守贞是没有必要的;她让女人正视自己的性快感,大可坦然追求而不应感到羞耻;她说女人不应该成为生育机器,可以拥有不生孩子的自由——这些当时也许显得先锋的观念,现在已经被普遍接受了。

至于对同性恋、跨性别、虐恋、换偶等现象的理解认可,现在也许依然存在很大争议,但至少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正视这些现象,而不是当做不可谈论的敏感话题。这就是进步啊。

这些问题,不管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,还是属于小众群体的,归根结底,都关于“自由”和“权利”。而只要有一小群人的自由权利被拓展了,大众就能跟着普遍受益。一个人的枷锁被打碎了,所有人都会感到束缚的解除。因为自由是像空气一样的东西,我们每个人呼吸的自由是连为一体的。

作为自由理念的宣扬者,李银河心平气和、恬静雍容,她说现在每天的生活特别规律,一般都是上午写作,下午看书,晚上看电影。她对世界范围内的新电影了如指掌,热情如年轻影迷,看了个好电影会兴奋雀跃。她凭兴趣写了本虐恋小说,虽然不专业,虽然只能在香港出版,还是自得其乐。这一切都表明,她比我们大多数人都要自由,她是她理念的最忠实践行者。

自由应该是轻轻到达的,不需要那么沉重。比起“斗士”、“战士”、“朋克”等等称号,伴侣大侠对她的定义,应该更为准确。大侠说:“她就是特天真一个小女孩。”

这样的李银河,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尊重与爱。大家都怕她受委屈,怕她遇到麻烦,希望能守护她的勇敢和天真,于是想组成“银河护卫队”。可是怎么守护呢?“银河护卫队”的队员能够做什么?

其实好简单,就是像李银河一样自由地活着,保持有趣,保持天真,凡事不违心,只知道说大实话。并且,在她说出那些代表我们心声的大实话时,与她一道,鼓呼,应和。

 

Reactions

还没有人喜欢 ...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