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场先森,你欠我一场恋爱!

登录 注册 喜欢文章.
文章
夜场先森,你欠我一场恋爱!

他叫明,南京人。我们俩的认识缘于一位身高193cm的歪果小哥介绍,小哥网名叫小钢炮,是双胞胎哥哥,兄弟俩都是模特。

 

(靠记忆搜到的一张照片,不一定就是小钢炮)

 

早期的我还混迹帝都里各种QQ群,就是在QQ群里认识了小钢炮,他是BI,小钢炮在群里表现的很独特,歪果仁的思考方式跟帝都那帮「妖艳货」是不一样的,所以很快被一帮人给「排挤」,而我俩经常私聊,所以成了好友。

 

有一次小钢炮在舞台上受伤,在家修养,关心了一番,告诉我他女朋友在照顾,不知道咋的就聊到我,说你还单身给你介绍一个人吧,跟你也是一个类型的,他还写过书噢。

 

就那样经介绍认识了明,小钢炮与明是游戏好友,而我与明属于「一类人」,所以很快就有话题聊。

 

有一天小钢炮说他要回国了,会把圈中的人全部删除,我表示惋惜,最后我们还是删除了好友,而明告诉我他们还是好友,且经常玩游戏,我告诉明:帮我跟他说到帝都来了好好的捏他的脸!(不记得是不是这样说,很早以前的事了。)

 

虽然少了小钢炮这个好友,但不影响我与明的聊天,我们属于那种什么都可以聊,大年三十了两个人异地在各家抱着手机给对方发祝福,那年央视与微信联手发红包,他抢到了一个直接发给我。

 

而我家中网络太差,没有抢到红包,明把抢到的发给我,当时想想这朋友还不耐。

 

(健身肌肉男明)

 

第二年春节他开学回了帝都,在学校各种忙。但学霸的生活可以从早上5点起床去跑步健身,到晚上凌晨1、2点了还能跟你聊人生,我也跟着晚上聊到2点多才睡觉,当时我在想是不是自己疯了,到点就睡的人尽然跟着熬夜!

 

而我在春节期间接管了一些事,在家平日里喜欢写点东西,遇到不懂的地方会请教明,他真的属于那种「文能提笔安天下,武能上马定乾坤」,用他的话是另外一种描述,过于黄,就不提了。

 

 

(明所在的大学)

 

无意中翻出了在收藏夹里找到了曾经一起改写的一首诗:

 

时光苍白等待,明天盼来过去。

往事风雨漂流,悲伤岁月风景。

缘份渐行渐远,情感相思相离。

灰色颠沛流离,相伴等待青春。

 

这是我接手某个平台时为某期写的宣传文,那晚我们聊到凌晨3点才睡,记得明是这样回复我:

那首诗再稍微修改一下,首联要开门见山,額联用到了对偶,颈联一定要改,太怪的语病呀,要有一种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的语感!尾联也改了它吧,相伴等待青春,太不靠谱了吧!

 

想想曾经这些时光,犹如昨夜。还看到一句有意思的话:还在嘚瑟左脸北回归线,右脸南回归线,那想必你中间是细胞分裂的细胞板吧。

 

当时的我无言以对!毕竟学霸的思维哪是我这样的学渣可以应付,兼修两专业博士学位的学霸,我最后死皮赖脸撒赖就过了!

 

我们俩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过了一年又一年,有一天他问我:你能离开现在的团队吗?我不希望我的人跟太多的人接近。当时我迷糊了,不知道怎么回答他。毕竟我俩一个南一个北,最近的距离也还隔着一条江。

 

明看我没有回复他,就说了句:我懂了!

 

慢慢的我们变得疏远,当我意识到的时候,他不再理我,我舍不得放手当时接手的事,我在心里告诉自己,不能因为感情的事而放弃自己的追求。

 

就这样我们俩有了争执,明不再理我,也开始删除朋友圈,慢慢的屏蔽我看他的朋友圈,最后拉黑了我!

 

当明从我的生活中消失后,我难过了一段时间,而我还会经常看那些他给我改过的文字,甚至还保存了他一些照片。

(某酒吧的贝斯手明)

 

去年还托同行帮我找他,看能不能找到关于他的消息,然而得到的回复是:不认识。

其实他没有说谎,因为他只工作了一学期,后来做了辅导老师,带学生学习,他说:去了学生家里,家长还问我是不是搞体育的!

 

明快毕业时问过我:是留帝都,还是去当老师或者回南京家。

 

我说:你自己选择,这步路我不能给你做决定。

 

这是我与明最后讨论的一个问题,也是我们彻底分开的原因。

 

而今已过了3年了,那位夜场先森应该有属于自己的伴侣,也有属于自己的工作,毕竟他是学霸,很优秀的男人。

(明用过的头像)

 

可惜我们没有走在一起。

 

若有机会,我会对明说:抓紧我,别放手!

 

-END-

 

文小爺朋友口述,小爺整理。

Reactions

还没有人喜欢 ...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