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结婚 – LGBT

登录 注册 喜欢文章.
文章
我要结婚

 

谢谢当奴,谢谢你梦见我还有老公。
我这阵子的生活状态,就好像白光唱的:如果没有你,日子怎么过,我的心也碎我的事也不能做。如果要简约一点就是行尸走肉。我几乎每分钟都在想,完了,再过几年我就五十了,我的男友还没有跟我求婚怎么办,我是不是要这样跟当奴在零丁洋里叹零丁,惶恐滩头里说惶恐。
说来孤苦,却只能含泪,做一,个独立的男孩,坚强地活下去。
以前我不是这样的,以前,我每次一有成家的念头,就会借镜我父母的婚姻,然后所有念头就会全部打消,我认为被鬼上身不外乎只有两种状态,第一是很喜欢上班,第二是想结婚。我知道,我这样的心态很不健康,因为身心健康的人是不会结婚的,连想都不会想。结婚就是说,你有可能要花几十年的时间面对同一个人,过年过节还要看亲戚朋友的脸色,听远房的二姑说她儿子考年级第一,然后自己暗暗腹诽:你吹牛逼!我前半生的努力,还不是为了以后不用再看别人的脸色,如果我结婚,那岂不亲手断送一生,前途尽毁。
但是当时我还年轻,我没想到还可以离啊。
然后到现在,我想结婚,没有人问我想不想嫁。其实我已经暗示过他很多次了,什么曲线救国,旁敲侧击,要多迂回有多迂回,要多明朗有多明朗,但他就是无动于衷,罔顾我一片赤诚,每次听到都间歇性失聪,又或语带轻佻我说东他说西,我说登月他上火星,我说搞基他去搞鸡。
平时跟他逛街,经过打金店,我问他,不如我们回去看看吧?听说这个牌子,人家在外国已经有同性恋对戒了呢,广告都已经卖了很久了,不知道我们马栏山有没有进货,我们回去看看好吗,看看。他都不屑地说,懒得看,又不买。
经过婚纱店我又问他,唉,我们以后结婚还是不要像他们一样,我们照一张好看的照片就行了,去国营照相馆,那里的师傅不喜欢修图,他们的灯光打得很好的,婚纱照不是不好,我怕领回去挂了半个月才发现不是自己的。但是他假装没听清,还要反问我,啊?结婚?谁要结婚?你想要看着真实你去画一张啊,挂在家我天天给你装香。
他这样说完我真的很想当场写个牌位给他,但是我不会这么轻易放弃。
逛商场经过西装店,我又问他,我们回去看看吧,我想做两套西装,一套给我们结婚穿,一套给我去喝喜酒穿,你说好吗?他又跟我开玩笑,我结婚你不用穿那么正式的呢,很少人去喝喜酒的时候自己也穿套婚纱去的,不过大家认识那么多年了,都是朋友,你实在想穿,我也不拦你。
我说,那又不成体统,不过就算你结婚那天我不穿,等你死了,我摆几桌庆祝那天肯定要穿,大家认识那么多年了,我肯定帮你办得风风光光,都是朋友。我以为他最少会生气骂我两句,起码会认真的跟我谈一次心,安慰我,其实不结婚也没有什么啊,之类的,是吧。但是他一笑间摇头便带过,说多了,我也懒得再问他,我只问自己,谁说你的心思他会懂?!
前段时间,我跟他父母吃饭,他爸也很开明,问我,你们有没有想过要结婚?我听了多激动,但是扭脸看看黄受,他坐在旁边玩手机,沉默。而我也只能很冷静地回答,我们现在还没这个计划。当然我内心真正想说的是:难道我说想过令公子就会娶我吗?不会,他只会玩手机。
我知道,道理我都懂,我应该拉黑他,从此跟他划清界线,只是女人,终于越陷越深。我到底还是把自己累病了,整天都想要结婚,想得头疼。不想上网,不想看见那些晒恩爱的人,不想看见那些谈恋爱的基佬,不想,浑身没力,连打球也总是输给女人,放逐自己,别人问我,也不想应。整天在家听那首在婚庆界传播范围很广的西洋歌,用纯正的马栏山口音,对着空荡荡的房间撕心裂肺嚎叫,Some people want it all, But I dont want nothing at all.

我要结婚

唱完我立刻跟自己展开哲学的思辨,那究竟我想要什么呢,我们脱光衣服那种事都做过了,我男人虽然又滥交又文盲,但是他天天睡在我旁边,偶尔还不顾我的反对睡我,他的表现也算可圈可点,但是有个jb的男人还不是到处都有,有两个的比较难找而已,难道我就非他不可吗,为什么我还要去执着有没有那张纸呢,这张纸回到马栏山还不是无效,我手术他不能签字,我们离婚了他的财产我也没有把握分一半,我死了他又无权处理我的骨灰,为什么我还要变成这样一个爱唱歌的男孩。
我就在自我矛盾中,逛街吃饭睡觉,婚,不管是结还是离,我的生活还是一样过,就算结了婚我也不会涨工资啊。但是我又想,我今年已经不年轻了,整天独来独往,又不喜欢在别人面前搂搂抱抱,谁知道我跟黄显扬搞基,谁知道我也是个有性生活的普通人,卖菜的阿婆怎么看我,菜市场的小贩怎么去评价我,我的晚节还要不要,追悼会还开不开。虽然我一向认为我已经很不顾俗世眼光,但是我不否认我还是受到了舆论的影响,我希望别人谈论起我,说的都是,听说杨受受找了一个又帅又有钱特别大方还特别爱他的老公。
又看见昔日信誓旦旦,要单身到死的朋友都走上歧途,各自有了家庭,我也着急,回想起两年前,我男友让我叫他老公,当时我还认为老公这个词是非常让人觉得不适的,甚至我根本不想被任何人知道我谈恋爱,没想到现在……我真希望市面上有一种叫老公的种子卖,我买一点回家用有机土埋好,用点水淋淋,就能种出来一个称心合意的老公,如果种出别人的老公我还能给差评,老板,我买的是纯一的种子,为什么种出来却是骚零,我两钻的买家,人生第一个差评给你了。
跟朋友约了吃饭,席间大家话当年,我说,我把我们当年的事写成日记了,读者都不敢相信,为什么会有这么陡峭的人生,说我是写小说骗他们。朋友说,你真的不要再写小说骗人了,还说什么有人帮你出书,你这颗砂炮也是摔得挺响嘛,真是吹牛不要本钱惹。我很做作,哼,不信就算。他们让我把我们之间的往事再完整地写出来,我告诉他们,我不会写了,因为我现在术业是专攻种植,我的目标是做杂交老公界的袁隆平。
我开车回家,途中我回想起我的中二时期。我们天天在操场看黄显扬打球,我第一天去上班,穿着校服店买的西装在家和公司间奔走,扮演一个很会卖保险的打字员,第一次爱上别人,尝试照着理想的生活来回折腾,再然后,我好像过上了所谓体面的生活,然后花天酒地,夜夜笙歌,在声色犬马中迷失了自我,在纸醉金迷间丧失了立场,终于忘记了原本党员的身份,如今我四十看从前,想起半句我以前很讨厌的歌的歌词,青春真的来不及告别。
回顾过去不算后悔,展望将来,也还是有勇气默然面对,只是想骗多个人舍身跟我继续追寻。我一个神智很清醒的朋友这样说:我已经在意义中,不需要去追寻。但是在我的骗局中,他不用知道人生有什么意义,不用辩证花光心计只觅得那一口难咽的精,他只需要告诉我,生与死都爱惜我。就算我再作再不懂事也只会骂我很少打我。
我知道,对黄某来说,我真的有点太好了,他配不上我。命运不忍欺我所以黄某负我,我也深刻的反省过自己,大好青年,为什么不去做些对社会有贡献的事呢,整天儿女情长,真的是枉读圣贤惹,难道婚纱能穿一辈子吗,结婚照能辟邪一辈子吗,能避孕吗,就算我没有子宫,万一我宫外孕呢,面对这样的自己,就好像梦见自己去做贼那样,真的好累。但我知道,我已经病入膏肓了,不知道是谁给我下这么毒的降头,我每天抄两遍党章也无计可施,无法可破。我甚至还这样打算,我不管他以后是要一个打十个,还是天天出去玩不回家都算了,我就是想以身试法,失败了,再现身说法,用事实证明,婚姻真的是人类痛苦的根源。
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的,其实也很简单,就像很多涉世未深的青年,想去做生意,他们这样又想那样又想,这样做不成那样又半途而废,不把爹妈那点棺材本赔完,是不会罢休的。我以前也因为非要在茶餐厅卖柠檬茶加威士忌,而赔了两百块钱,但是我妈说,唉,年轻人嘛,不去尝试一下怎么知道自己多年轻。
但是没有,很可惜没有,根本就没有,没有人会跟我求婚。
只有当奴在去往成都的硬卧里梦见了我,那个竟然有个老公的我。当奴说,在梦里,我心想,你老公还真是长得跟照片里一模一样,后来他跟我散步,说让我帮你订酒店还有去接你,接着梦境就跳到他要去景点玩,还二话不说就抱着铜像让我帮他照相,你能帮我问问,他为什么要这样吗?不想问,我老公早就下地狱了。然后,当奴跟我聊了几句,又睡着了,不知道当奴还会做梦吗,不管在你梦里的我是怎么样,但是如果你还是接着做那个梦的话,麻烦你把他从铜像上叫下来,帮我问问他,七月十四要烧点元宝蜡烛给他吗。


文/Benny

来源/Gayspot

Reactions

还没有人喜欢 ...

发表评论